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界巨擘系統 > 第408章
    于是檢察完乾坤袋再調整下狀態,欣然走向回字閣大門,進去掃視一番,進了1號門。

    觸摸到蛇的一瞬間似若雷劈了一樣,渾身麻木一股刺痛席卷全身宛若針扎,撕開袖子看見一條紫線從掌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上來,整個手臂都膚色發黑腫大。

    “毒噗!”

    后頭一甜哇的一下突出一大攤黑色的血,一計掌刀割在腕處放出毒血,毒血落地便是將地腐蝕洞穿可見毒性之列,當即盤腿坐下運轉功法扼住毒性蔓延,饒是完全準備卻也只是讓其蔓延的速度下降幾分,突然身子不穩翻了個跟頭,睜眼一看竟然是那條蛇很是痛苦的撞擊著山洞,緊接著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左手中毒已聲只得屈著身子一手捂耳,效果自是不佳七竅已然淌出血來,突然看到那蛇身體膨脹發大,巨大的能量席卷而來,不好是要自爆!也顧不得之前舊傷,足一蹬地向后猛腿幾步,一整迷霧席卷而來遮住了葉默視線。

    “這是”

    迷霧散去自身已然身處在一宏偉宅院門口,蛇毒也不知緣由的解除掉了,一身傷勢盡數恢復,靈力也充沛圓滿,望向四周看得之前那些仙宗魔們和那些散修之人,直至看見寧執才算是松了口氣,上去對著寧執所行一禮便是作罷又回歸自己所站的偏僻角落,聽得似是這里主人的白衣女子說的話眼眸精光一閃若有所思,拱手所作一揖便離開,走向三號房去

    眼前繚繞厚重的云霧漸散,便見青瓦朱門,雕梁畫棟,不免慨嘆好個精巧別致的宅院。雋秀雅致格局卻不顯小氣,反倒有幾分難言的莊重。

    一路無言,隨侍女入了廳堂。不想院外清幽,內里卻是這般富麗堂皇。自幼被娘親教習的性子便有幾分清淡,踏上修仙一途后更是看輕了塵世榮華,如今乍見華貴之陳設還頗有些不適。

    聞上座女子之言微挑了眉梢,身前佳肴陳列,掌中玉卮輕搖,卻并不飲下,瓊漿玉露映出廳前歌舞絲竹旖旎。

    身為劍修本就不重身外之物,又加之此地不知可是庭院里外風格徒變的緣故,心中總有些許違和之感。故而這天才地寶也沒了挑揀的念頭。

    興致懶懶觀了半晌,終是捱不住這靡靡氣氛,起身向那白衣女子拱手施禮,離席向西面走去。

    待濃霧散去,他們便出現在了一片院子里,阮念念看著面前幾人,自己熟悉的人,倒是都見著了啊,隨后便有一婢女帶著他們去了一處廳堂,聽那白衣女子說完一席話后便有人帶著他們去了回字閣,阮念念在門口猶豫了幾分,進,也有危險,不進,感覺也不安全,既然如此,自己何不進去看看?阮念念拉著晚涼天,走進了閣中

    “吶吶,要是有什么事,阿晚可要保護我啊”

    “我想找一些藥材藥方什么的,阿晚有什么想找的嗎”“我還真沒啥要的,我現在啥也不缺,也就是找一些丹藥和功法吧?!闭f罷我拉著念念的手?!拔覀冎苯尤ロ攲影?,這里的東西不要拿多,我覺得有詐,有丹藥就當場逆破解,有功法就記錄下來?!闭f罷我和念念走到了頂樓,進入了八號房間。

    突然跌了下去,暗道不好,提氣輕身以免摔傷好似做了地卻毫無感覺不應該啊這才去發現身下有一人,好似有些熟悉。

    “原來是白師兄,師弟不慎跌入密道傷及師兄,還望師兄莫怪”

    愧疚的作了一揖表示道歉,看了看周圍一片黑暗,分不清方向。

    “師兄,這是怎的一回事”

    就在這時又聽到一聲響聲,看到也是掉落下來的喬隕,眸中有了一絲兇光,葉默對于修仙之人可沒什么好感。

    來到這等有滿漢全席和瓊漿玉露的地方何之州自然是十分高興的,剛剛那些經歷已經耗費了他全部的氣力,肚子早已餓得不行,還想著等下要是再來些幺蛾子他可再承受不了那就得死在這秘境里了。

    何之州趕緊占了個座坐下,然后又拍拍旁邊的座椅,“楚兄楚兄快來,現在快吃點講不定等下又有事發生,餓著肚子就不好了??靵沓渣c!”說著就要拿起筷子去夾盤子的雞腿子,一拉一扯就掰下來一個,然后又夾了另一個放楚城的盤子里:“給!證明我們不是塑料兄弟情?!?br/>
    何之州正專心致志于盤子里的菜肴呢,剛才也沒管臺上的女子具體說了些什么,就看見前方的大門“咚”的打開了。

    何之州咬著雞腿,心里想果然不讓人安生,嚼了幾下就吞了下去,“怎么了怎么了這又是?這是把門打開讓我們進去拿?我還在吃飯呢……”又意猶未盡地咬了兩口,“楚兄你想怎么樣?進不進去?”

    溪水潺潺,迷霧褪去后眼前便是一處華麗廳堂,金肅師兄他們竟也在此處,只是氣氛略有詭異,剛想上前詢問便見一婢女打扮的姑娘前來邀請。

    “蛇妖被除……”楚城喃喃自語道,“看來那女子雖有古怪卻并未多有欺騙,這蛇妖怕是被其他道友先行除去了?!彪m有遺憾,卻也為不必與那說來可怖的蛇妖硬碰硬而松了口氣。拱手作禮后抬步向廳堂走去。

    凝神聽那坐在高位的女子搭話敬酒,暗作觀察。轉眼卻見何之州已經吃了起來,雖略感無奈,但口腹之欲畢竟重要,于是點頭致意后也吃了些許飯菜。

    “當然要去了……底層怕是已有不少人進去了,我們不如先上四樓?!背齾s人最多的一樓,五樓怕是也有與自己心思相同的人要走,如此來看還是中間的幾樓要好些。

    正如此想著,便聽一沙啞聲傳遍整個回字樓,仔細聽竟是已有人找到了高階丹藥。心下一沉暗道不妙,扭頭與何之州說道:“看來這女子是沒安什么好心,一有品階高等的寶物便讓所有人知曉,怕是想讓我們為此廝殺奪寶?!鳖D了頓又道,“不過我們也不能退縮,該找的寶物還是要找,只是盡量小心些,也別去和已有寶物的人爭奪?!?br/>
    語畢拉著何之州的手向四樓而去。

    當霧散去,似乎是不知怎的來到一片溪流旁前邊一副富麗堂皇這是否還是幻境。身邊人除了幾個不認識的也就是同門師兄弟以及金肅和清皖。這么的,金肅也中了蛇毒?總有種浩元仙宗被人暗中針對的錯覺不然為何三門皆在卻偏偏是仙宗想不明白。

    對了,清皖。人兒似乎還處在昏迷幸好已經毒解面色也慢慢紅潤但估計現在還是憔悴。俯身把清皖抱起來,二師兄也真當是心寬得很,背他的又是什么人怎么從來沒見過。小老虎一時間摸不著頭腦斷弦的腦殼也不知為什么就開始不自覺的懷疑起那小哥。

    進了廳堂,看來這一趟還真是不少人。璽白聞著宴席之上的氣息吞了口口水真當是餓了。聽聞座上白衣女子的話語條件反射性的抬頭卻是愣住了,幾分眼熟,是那個水底的?蛇鱗

    不,是自己想多了。這兒太吵了。打橫抱起還在昏迷狀態的清皖想找個清凈點兒的地方,那回字閣,也沒多大的興趣,師父說了清凈平淡方是人生大理。

    <皖兒你沒事就好>

    你跑到門口,發現還有弟子在進入寶閣,可你卻知道這樓里有問題。

    可你發現門口竟然行成了一道屏障,只許進,不許出!

    就在這時,你看不到的地方,所有屋子的窗戶都死死關閉了!

    那人抬手,兩張溯水符直直飛了過去?!皟蓮埶菟麚Q一本天級功法,小子,算你值了?!闭f完,那人突然站起身來,兩張溯水符在他身邊飛舞,水光大盛!身邊場景轉換,你只覺仿佛立于瀑布之下,壓力驟然起來,接著,一陣渾厚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劍越舞越快,你在其中仿佛領略到了天地萬物因果輪回的奧妙。

    風是無處不在的。

    如影隨形,萬物生長,春風拂面,夏雨連綿,清風送爽,秋陸驟降,霜風陣陣,冬雪飄零,寒風刺骨。

    “化風劍法第一式,如影隨形”

    無數個分身站成一圈,齊齊舞劍。劍光凜冽,卻不見人影何處,如風一般仿佛處處皆有,卻處處皆無。

    偶然習得一位前輩的劍決,雖然只是第一式,但聊勝于無。宋淼清醒后發覺身在屋內,方才一切如同幻境。

    但是看看手中的長劍,宋淼知曉,那北臧老頭兒這次可沒框他。

    走出屋子,進去第四間屋子。

    男子話語似乎還在耳畔縈繞,手中溯水符早已不見,眼前場景更是變幻莫測,水聲時遠時近,霎時間又化作急流瀑布,身上壓力驟大,而那洪鐘般的聲音開始絮絮而語。

    “傳承嗎……”楚城低聲重復一遍那男子說的話,忽而大笑兩聲,打開了那本《溯水心經》。

    這實在是意外之喜,楚城想著,心中一陣激蕩,深呼吸幾口平復了心境,轉身走向一旁的蒲團坐下。

    他此刻急需提升功力,雖傳承心法不可能一時一刻便融會貫通,但若能早些習得其中二三,便能多一分保障,如此在這秘境之中也可多幾分底氣護住自己與何道友。

    “何道友,此刻我需打坐片刻,還望你能為我護法?!?br/>
    語畢沉下心思閉上雙眸,靜心打坐。

    “行。你安心打坐,我給你看著?!焙沃萁o了楚城一個“你放心交給我”的眼神。不過話是這么說,但自己心里清楚如果真的來了什么自己可能扛不住幾擊。不能給楚兄添亂啊,何之州苦笑,來了什么也不能讓他打擾到楚兄。

    何之州這樣想著,隨手抄了根木棍拿在手上,管它管不管用,反正來一個就打一個了。

    何之州繞著打坐的楚城走了幾圈,又反著走了幾圈,周圍倒是沒出什么岔子,但楚城的表情卻越來越怪。

    “加油啊楚兄?!焙沃菽匦睦镎f到。

    突然,光芒大盛。

    為何修道,不過為天地之顏色,心中之神往,為了從心,為了所欲,人皆有欲望,這不是什么值得羞恥的事。坦坦蕩蕩承認,大大方方反駁,你的道,無形之間已被找到。

    你的耳邊驟然響起了洪亮的聲音。

    無極生太極丨太極生兩儀丨兩儀生三才丨三才生四象丨四象生五行丨五行生六合丨六合生七星丨七星生八卦丨八卦歸九宮丨一切歸十方

    “哈哈哈哈,真人我的蒲團也算是做了一樁好事!小娃娃,快運功布陣,準備筑基吧!”

    所有的你全部消失,天地間仿佛又剩下了你一個人。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一時間你周身修為暴漲,突破了那個飽和點,三千大道,你已找到了你自己的道。

    千千萬萬個時段的你,千千萬萬個時空的你,一切碎片緩緩聚集,拼接成了今日的你。

    不要舍去過往,那些不斷前行的人,都是你。

    有了他們堅持不懈地前行,才有了如今的你。

    方才走出那心魔,此刻仍舊有些心神恍惚不知所以。且周身靈氣磅礴,筋脈脹起,隱隱作痛,實在是痛苦難耐。只是此千鈞一發之際不可隨意停下修煉,何況才破心魔境界大進,更是需要將四肢百骸錘煉一番以適應如今高漲的修為。

    “……誰是我嗎?呵?!彪m嗤笑一聲,卻心中明了方向為何答案為何,更是知曉往后的路要怎樣去走。舍本逐末必不可行,過往確實令人厭惡,然無論怎樣的過往也都只是時間濁流中的一粒沙罷了,實在不必在意過多。

    往后的路還長的很,他自會在這茫茫世界中尋到屬于自己獨有的道路。

    如此想著,沉下心思,運轉周身靈氣,突破最后一層桎梏。

    從禿鳥那走出來后,深深的感受到了何為語言不通。

    上了五樓,先去了右邊的房間,那是一間閨房,不過并沒有什么東西。

    只好轉到左邊的房子,見里面有一個人,是生面孔

    “前輩好,既然前輩在這,那我就出去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