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27章 好大陣仗
    計緣現在有些猶豫著是不是該和對面院中的這個陰差接觸一下,在他的舊有觀念中,這好歹也算是仙佛神靈體系中的一員吧?

    不過實際上,這會那名陰差也在看著計緣。

    之前是因為發現的情況較為重要,現在回過味來就覺得居安小閣的新住戶似乎也有些不對勁。

    畢竟夜深人靜,在這樣一間宅院內,這人就這么站在正房門口看著院子,總不能說在這初春時節納涼吧?

    ‘想必是一個直覺敏銳之人吧?’

    此類人這名陰差也不是沒遇上過,而且就算不是,住在居安小閣里,夜間三更之后陰氣濃郁得可怕,正常人也會睡臥難安噩夢頻頻的。

    計緣猶豫再三之后,最終決定還是暫時別沾染,要拜城隍也可以白天去上香得嘛。

    于是計緣盡量動作自然的走到屋前檐口下,抬頭望望夜空,半真半假的低聲感嘆一句。

    “這么干凈的星空……好久沒見到了……”

    他能看清的東西不多,上次在??缴线€沒注意,此刻才發現天上的星星也在此列。

    沒有云層遮蔽也沒有霧霾污染,天上繁星點點,星河璀璨,真的很美!

    現在既然有陰差在這里,加上剛才那執子一指的余勇尚存,計緣干脆就在屋旁的一把小破椅子上坐了下來,看看天看看院子,時不時還嘆口氣,仿若一個普通的失眠人。

    當然計緣大部分注意力還是關注著院子中的動靜,在這靜坐期間也嘗試過觀想出棋子,但或許是身體消耗太大,四肢很無力,精神也有些刺痛,可那種感覺還是在的,這也是計緣敢繼續坐在這里的底氣。

    開玩笑,剛剛哥才把那玩意一指點回去,沒聽見陰差說那東西元氣大傷了嘛,而且現在還有陰差在,那我為啥不能硬氣點?

    大約等了一刻鐘時間,計緣就感受到一些有些不一樣的東西了。

    一股若有若無的奇怪味道正在逐漸濃厚,要形容一下的話,有點像以前計緣爺爺喜歡在書房點的檀香味。

    然后計緣突然反應過來,那是廟宇中的檀香味。

    心跳又不由的加速起來,似乎要來了不得的人物了,會是寧安縣城隍親臨嗎?

    隨著檀香味的逐漸接近,計緣也坐正了身體,并且不同于其他鬼魂,計緣耳中能聽到一陣陣極其特殊的腳步聲,好似帶著某種韻律,并且人數不止一人。

    嗚~~嗚~~

    院中好似掛起了一陣帶著檀香味的細細陰風,一道道身影跨過居安小閣的院門進入院內,除了更多陰差模樣的,還見到了四個一看就不簡單的官員模樣存在,身上有披掛或官袍,并且有不同色彩。

    “咕……”

    計緣忍不住悄悄咽了口口水,這陣仗有點大。

    “見過武判大人,獎善大人,罰惡大人,糾察大人!”

    院內陰差恭敬向氣勢最足的四個高大身影行禮。

    這四位顯然不是寧安縣城隍,但絕對也是享受百姓香火供奉的,至少在城隍廟是有泥塑的,絕非尋常陰差可比,否則不會有那股子檀香味。

    城隍下面有什么官員單位的計緣根本不懂,但從陰差的稱呼上也能推測一絲端倪。

    來者對于院中呆坐的計緣過多理會,注意力全都放在院中水井這邊。

    “果然如此,此處戾煞之氣驟減,不知發生了何事?”

    “聞城隍大人所言,此兇鬼今夜曾厲哮不止,雖不知何因想來已然受創不輕!”

    那名被稱為武判的身影轉頭望向屋前的計緣,令后者內心略有緊張。

    “此人就是居安小閣新入住的凡人?可有異常?”

    之前一直留守的陰差立刻回話。

    “稟武判大人,此人當是因戾氣侵襲難以入眠的凡人,并無異常?!?br/>
    “嗯!”

    四名從氣勢到衣著都高一等的城隍屬官在短暫交流的時候,院內院外都有陰差巡游,想來是在調查什么。

    過去沒多久,就有多名陰差前來匯報。

    “回稟諸司大人,天牛坊附近并無異常!”

    幾名城隍屬官互視思索一番。

    “難不成是有什么高人路過此地,順手助了我寧安縣一把?”

    “休再多想,待我們先降服此獠,再細作調查!”

    “時不我待,遲恐生變!”

    “正是此理!”

    武判大袖一揮,手中出現一只漆黑判官筆,目光掃過院內院外。

    “各司差役準備鎖魂陣,勾魂使者聽令,縛魂鎖伺候!”

    “領命!”“領命!”……

    四名城隍屬官走向院中四角,一者垂袖而立,一者取出鐵筆,一者手托書冊,一者持鋼鞭。

    ‘要來了要來了?。?!要動手了??!不過井里的東西需要這么大動干戈?而且他們就沒人要勸自己這個群眾離場嗎?’

    計緣半是緊張半是期待,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直到好幾位拿著黑色令旗的陰差化為霧氣消失,計緣才發現面前的院子范圍籠罩起了一層薄薄的墨色,看來是那什么鎖魂陣了,而自己所在的正房屋檐下則剛好處于外部,沒被圈在內。

    鎖魂陣內,武判看一切準備就系,對著水井方向冷哼一聲。

    “居然還沉得住氣,又或者,怕是傷及根本不敢現身了吧?今夜就是你的死期!勾魂使者,動手??!”

    武判命令一下,圍在井口的9名手持長杖的黑袍陰差忽然一起摸向腰間,腰帶位置幽光亮起,化為一道漆黑鎖鏈。

    “著?。?!”

    九名勾魂使者一起大吼,縛魂鎖閃電般投向井口方向,居然沒入井邊地面。

    嗚……嗚……嗚嗚……

    剎那間陰風四起,院中老棗樹枝葉搖擺,哪怕在陣外,計緣還是感覺周圍涼颼颼的,衣服下的皮表,雞皮疙瘩暴得好似一個個小豆豆!

    “啊~~~~~~~~~呃~~~~~~~~~”

    “哼,只會厲吼尖叫,列位,助勾魂使者一臂之力,把它拉上!”

    說話間,四名城隍屬官悍然出手,未拿法器的左手紛紛伸向前方,一道道陰氣在院中滋生,環繞著勾魂使者。

    一時間,縛魂鎖幽光大盛!

    “起?。?!”

    “啊~~~~~~~~~~”

    密密麻麻的頭發竄出水井,在院中狂舞,無數頭發立刻纏向9名勾魂使者,九名勾魂使者瞬間向外越開,連帶著縛魂鎖也被帶出一大截。

    “斬!”

    周圍早已嚴陣以待的陰差紛紛拔出配刀,劈砍那些追向勾魂使者的頭發。

    “嗬呃~~~~~~~~~~~~~~~~”

    沙啞中帶著凄厲的鬼嘯聲越來越大,一大團污濁的頭發被縛魂鎖扯出水井,在半空中扭曲變換。

    計緣瞳孔劇烈收縮,牙齒都微微打顫,這玩意就是剛剛的東西?

    被縛魂鎖困住的鬼物,肢體血肉仿佛在不停攪動,一粒粒充血的眼珠慘白的面龐也在變換,戾氣陰氣不斷傾瀉。

    來自視覺和靈魂本能上的強烈恐懼感令人窒息,根本不是任何恐怖片中的假貨能比擬的。

    “孽障!今夜要你魂飛魄散?。?!”

    武判怒吼一聲,判官筆朝前點出,其他三位城隍屬官也一同發難。

    轟~轟~轟~轟~

    居安小閣院落內好似陰氣爆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