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33章 一夢恍不知!
    聽完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計緣后怕之余也不由皮著開了句玩笑。

    “我倒是這居安小閣最后一個倒霉蛋了?!?br/>
    老城隍也是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計先生說笑了,遇上先生你,是那邪物倒霉才是!”

    說完這句,老城隍看著正咀嚼著豆蓉糕的計緣,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不知計先生從何而來,來我寧安縣所為何事?”

    來了,人生哲學拷問??!

    計緣想過會有這問題,但他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上輩子的事情是肯定不能說的,這輩子這乞丐之前啥情況計緣自己還想知道呢,至于為什么來寧安縣,除了這自己暫時好像美有別的地方可去啊。

    計緣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從何說起,而且這種事情事關自己的最大秘密,還是別講了。

    老城隍見計緣聽到這個問題只是笑了笑就沒有說話了,也知道對方應該是不想講。

    “無妨,計先生不想說就不說也罷,先生灑脫自然謙和有禮,又對我寧安縣有恩,單此一點就夠了?!?br/>
    在計緣看來,這城隍請自己來,道謝是一方面,可有可無的探底也是一方面。

    “對了,計先生是打算在我寧安縣常住嗎?”

    這問題計緣可以回答。

    “若無什么其他變故,一段時間內都會在寧安縣暫住?!?br/>
    想了下計緣覺得自己還是坦白一點比較好,雖然他覺得以老城隍這種鬼神應該能看得明明白白,但為以防萬一說完這句又繼續補充道。

    “其實在下并不是什么有道高人,也不過是恰逢其會才僥幸傷了那邪物兇魂,有很多事情也想向城隍大人請教?!?br/>
    “計先生有話但講無妨?!?br/>
    計緣前半句話被直接忽略了,外表無甚力法神光顯露根本說明不了什么,且恰逢其會僥幸傷了邪物這種事還是很難的,那可是地煞滋生,不是隨便的孤魂厲鬼,

    “不知城隍大人對世間的修煉之法可有了解?人身修煉的那種!”

    計緣很緊張的問完還特意補充了一句,歸根結底在這世界最吸引他的是什么?還不就是這些神奇瑰麗的事情嗎,還不就是渴望飛天遁地長生久視嗎?

    老城隍皺著眉頭認真想了下。

    “宋某只是一介小縣城隍,所修香火金身之道也算是旁借了眾生愿力,對尋常練氣修真之法并無什么需求,自不可能有什么珍貴真修法門,倒是凡人武學,在我所轄陰司內有那么一些?!?br/>
    計緣頓時大失所望,沒什么法決啊。

    “不過真法奧妙是沒有,普通的引氣導氣之法還是知道一點的,可此類法決較為粗淺,對計先生來說怕是并無用處吧?”

    怎么沒用處,比沒有強!

    “實不相瞞,在下連這種粗淺法決都沒有,若是城隍大人方便的話,可否讓計某借閱,嗯,還有那些凡人武學,在下也想看一看!”

    ‘我都幫了你們一個大忙了,這點小小要求,您老人家不至于拒絕吧?’

    計緣雖然眼瞎,但盯著老城隍一動不動,令后者都感受到了莫名而詭異的視線感。

    “呃呵,計先生想要一觀又有何難,我自會命人將書冊備齊送至居安小閣?!?br/>
    這下計緣開心了。

    “好好好,有勞城隍大人了!”

    這老城隍挺好說話的,而且最大的心事解決一部分,計緣也想問問其他事了,那些凡人世界很難了解到的事。

    “城隍大人,據您所知,如今都有什么仙府宗門靈山大澤,呃,他們收取弟子又需要什么資質條件?”

    計緣問得很虛心,老城隍聽得則感覺有些奇怪,為何這計先生老問些常識性的問題?

    ‘難道此人真如其自身所言,不是什么高人?’

    不過不管對方具體跟腳怎么樣,人家幫了寧安縣是事實,再古怪再常識的問題又如何呢!

    老城隍也放松心態,撫須思考后才緩緩回答。

    “我寧安縣地狹人稀偏居一隅,對外界消息來源極少,據我所知,我寧安縣所在的德勝府,并無仙門府邸所在,整個稽州之地執牛耳者也就只有玉懷山,傳聞玉懷山內甚至藏有一道山岳敕封符詔,可定一山之神位,也不知是真是假。當然了,那些小門小戶旁門左道之輩,我稽州肯定也是有一些的,至于他們如何收取弟子,宋某為實不知啊,而外州他國之事恕宋某寡聞,有文傳曰,云深不知仙霞島,銳意無雙長劍山……”

    計緣還驚愣在剛才玉懷山的事上,敕封符詔?封山神?

    “那天庭呢?”

    這問題計緣幾乎是在老城隍話語稍頓便脫口而出。

    “天庭?不知計先生說得是何處仙府?”

    老城隍皺起眉頭,聽起來好像很有來頭的樣子,敢以天為襯以庭冠之。

    計緣頓時反應過來,這沒有天庭?

    原本有城隍又聽到山神敕封還以為會有天庭,現在看來是沒有的,那這里的所謂仙人也就是凡人認為的仙人咯?

    老城隍的問題還是得敷衍過去。

    “噢,沒什么,這是我以前聽聞的一處厲害仙府,也能敕封山水神靈,老城隍勿怪……”

    “原來如此,想來必然不凡!”

    是啊,不凡得很吶,說出來嚇死你!

    搪塞了天庭的事情,計緣又問了許多關于修行界的事,既涉及妖魔鬼怪之類,又旁敲側擊得出除了各地城隍陰司并無統一地獄之類的事物,連同屬關系都似有似無十分薄弱。

    總體而言這些信息讓計緣了解修行界的同時疑問更多了,而且老城隍知道的也實在有限。

    計緣皺著眉頭思索了很久,腦子稍稍有點亂,干脆就將這些暫時放在一邊,現在想這些簡直是搬磚的操江山社稷的心,還是先了解一些其他事吧。

    舒緩一下情緒,計緣才再次開口。

    “計某還想請教一些蠢問題,望城隍大人不要見笑?!?br/>
    “但講無妨,宋某知無不言!”

    這么多問題下來,老城隍有些見怪不怪了。

    “計某想請教,我等身處何國,是何朝何代,其余國度又是何狀況?史上又經歷了幾次改朝換代之事?”

    這問題……

    老城隍聽聞愣了一下,隨后表情莫名的嚴肅起來。

    剛剛關于山川怪異仙府修煉之事什么都不懂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朝代國家之類的凡塵事也問?

    前者對于普通人來說確實接觸不到,后者只要是有點學識乃至有點常識的人都會了解一些的。

    計緣沒學識嗎沒常識嗎?經過之前的接觸,老城隍知道這位計先生絕非胸中無墨之人,并且說話條理清晰言行舉止彬彬有禮,而且閑聊中很多事都有獨到而精辟的見解。

    這樣的人說沒有讀過書是不可能的,只是有時候說話習慣略有些古怪而已。

    驀然間,老城隍想到了一個可能,身子不由微微一震。

    在宋世昌生前,在他還是一名朝官的時候,曾經看過一本仙怪志異故事,雖然是凡人憑想象力書就,但故事內容妙趣橫生,至今令宋世昌記憶猶新。

    里頭有個故事開篇有這么一句話:大笑醒來游戲去,恍不知一夢千年!

    “城隍大人,城隍大人?”

    計緣叫喚了兩聲,這城隍怎么就發起呆來了,是自己問得問題太傻了?

    “?。??噢噢,計先生請聽我道來?。?!”

    老城隍都沒發現自己都下意識改變了說話的語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