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57章 計緣有些慌
    村頭籬門那種咯吱聲還在身后,攙扶著計緣的老漢也不撒手,直接領著計緣往里走了十幾步,到了一座外墻刷土漿的房前。

    “先生當心,門檻很高,腳抬高!”

    這門檻高可不是句笑話,是真的高,模糊著感覺都有自己小腿高了,計緣順勢抬腳隨著老漢一起跨進屋內。

    這屋子不像正常人家的住宅,因為僅有一室,既沒有廚房也沒有內堂,只有一張放著點著油燈的桌子和四張長凳子,和擺在邊上的兩張床。

    ‘嗯,更像一個臨時寢室!’

    到了室內,老漢終于松開了手,招呼著計緣坐下。

    “先生請坐,老漢姓許,不知先生高姓家住何方???”

    說話間還主動移開一張凳子,方便計緣入座,登腳摩擦地面的聲音在計緣心中拉出一條無色的線。

    “好,謝謝老人家,在下姓計,是寧安縣人士?!?br/>
    計緣邊說邊摸著桌邊坐下,將包袱和雨傘都放到桌上,一旁的老漢從一疊倒蓋在桌邊的碗碟上取一只,提起桌旁的陶罐壺給計緣倒水。

    “哦寧安人,我們這兒到了晚上一般都不隨便接待陌生人,老話說有影有溫是活人,夜路呼名莫回頭,這年頭怪事多,總是得小心著點,剛剛讓先生見笑了吧?”

    茶水入碗聲音清脆,倒滿一碗濺起水花少許。

    “先生請喝水?!?br/>
    “不礙事,小心無大錯,嗯謝謝了!”

    再謝過一次,計緣嗅了嗅就也不顧及什么直接喝下了,這時候老人突然問了他一句。

    “先生,你是鬼吧?”

    “噗……”

    計緣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

    “咳咳咳…老人家說笑了,我當然不是鬼啦?。?!”

    這尼瑪突如其來的硬核問題把計緣都給嗆灌岔了氣,咳嗽好一陣子,邊上的老漢也連連致歉。

    “先生勿怪,先生勿怪,老漢記性不好,突然才想到一事,下意識的就想確認一下,實在是我們這太偏,很少有人會晚上一個人過來?!?br/>
    計緣咳嗽幾聲運轉靈氣,撫平氣管的刺激,有些無奈又好奇的問。

    “確認什么,老人家不是號過在下的脈了嘛?”

    “說的也是說的也是,只是有的人死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是活人,這種就最難辨別,需要當著他的面說破,我們這管這土法子叫‘鴛鴦法’?!?br/>
    ‘什么怪名字?遠洋?怨樣?不可能是鴛鴦吧?’

    甩去腦海里的想法,計緣直接就問老漢。

    “老人家,你們這常常鬧鬼?”

    否則干嘛弄這么緊張,不過只要不是厲鬼倒并非什么大問題。

    “前些年確實遇上過一回找替死鬼的,這荒郊鄉野方圓幾十里就我們一個村,大家都提防著呢,就怕有啥怪東西往這湊,不過鬼倒是還好,俗話說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人多壯膽,村里多得是火氣重的青壯……”

    老人頓了一下,稍作猶豫還是繼續說了。

    “只是我們這以前鬧過美女蛇,這季節入了夜,大家能不出門就不出門!”

    “美女蛇?”

    計緣心眉頭一皺,難道是妖?

    “嗯,據說是有個美人頭的大蛇,喜歡把青壯男子騙過去吃了?!?br/>
    “美人頭?能開口騙人?老漢你可莫要誆我??!”

    計緣倒吸了一口涼氣,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降年懮骄?,這是普通人用提防就能防得住的?

    屋內油燈的燈火搖曳,室內卻依然昏暗,晃動的光好似計緣的心情。

    能開口說話的妖物精怪都是有道行的,已經煉化了橫骨,可不是一不小心會被鐵耙鋤頭打死的小精小怪了,而如果這蛇真的還有人頭……

    計緣都有些不敢想了,甚至有種離開的沖動,可去外面的話……胸口堵得慌啊。

    這個縣總不至于沒有城隍吧?還管不管這里?

    “哎,這事好多人都知道,以前讓我們村慌了好長一段時間,怎會誆騙與你呢,不說了不說了……”

    說到這,老漢從一邊的凳子上站起來,去收拾另一張床鋪。

    “這位先生,我家還在內村,村頭這房子是看顧村口的人暫住的,今天就請在此將就一晚吧,晚上若要上茅房,可以喚醒老漢我,我會攙你過去的?!?br/>
    “對了,先生餓不餓,餓的話我去給你弄點吃食?”

    “不用了,我不餓!”

    計緣一邊推辭,一邊過去一起整理床鋪,聞著上頭的味道,應該是常有在曬的,不過就算味道重也無所謂,他并不是很在意這些,也無心在意。

    “汪汪汪…汪汪汪汪……”

    外頭一陣陣狗叫傳來,還有幾聲咒罵響起,計緣細細傾聽,似乎能聽到諸如“難吃死了”“晦氣”之類的詞匯。

    計緣看一邊的老漢沒啥反應,暫時拋開腦中的些許不安,詢問自己的路途問題。

    “老人家,你們這個村叫什么,是在順寶縣的哪個位置?往焦縣怎么走合適???”

    “順寶縣?”

    聽到老人家這疑惑的聲音,計緣就有些感覺不好了。

    “這位大先生,你這路偏得可有些遠啊,這里是上河溝村,已經是歲遠縣地界的東北角,早就過了寶順了?!?br/>
    “?。??”

    ‘歲遠縣?我特么跑過了兩個縣?’

    鎮紙地圖精細是精細了,但線條太細密就導致地圖刻度不好把握,只能通過這濃縮的地圖了解各個地界的大致前后關系,超乎極限的塞下了大貞十三州,一個縣在圖上也就一個小點,刻下極小的名字標出官道已經是武判鬼斧神工了,想要距離感只能從一府之地上體現。

    ‘所以說我低估了自己的腳力?’

    怕是當時施了障眼法以輕功追那三騎快馬的時候,就已經不知不覺跑過了頭了!

    ‘飆車誤事?。。?!’

    心中哀嘆的計緣趕忙繼續詢問老人。

    “那如果我要去春惠府,老人家以為是原路返回去好還是另選道路更合適???”

    “這,老漢我也沒跑過這么遠,這樣吧,計先生先行休息,明早可去問問同是村中留宿的商賈,我聽說他們最終是要去杜明府城的,興許知道怎么走合適!”

    “哎…只能如此了!”

    好想念手機導航啊……

    。。。

    夜深了…

    村里人比城里人睡得更早,也沒有打更的,室內的那個老漢已經打起了呼嚕,室外偶爾會有村中的幾聲狗叫傳來。

    計緣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但卻沒睡著,一方面是因為邊上的呼嚕聲在靜夜中太明顯,尤其是在他耳朵里,另一方面則是在摸著鎮紙地圖先自己重新規劃路線。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

    狗叫聲突然密集起來,計緣幾乎在聞聲的同一瞬間就睜開眼睛,他能聽出好多村犬是聚集在了某一處,一起朝著一個方向狂吠。

    靜待了片刻,狗叫聲才逐漸安靜下來。

    養久了的老狗,往往會很有靈性,這一點當初在寧安縣計緣就見識過一回,而且上輩子就一直聽老人說狗眼通靈,所以狗叫聲計緣還是有些在意的。

    ‘有些慌啊……’

    。。。

    村外河邊,長長黑影在地上滑過,只是于沿岸區域呈現S形緩緩爬動,密實的鱗片擦過石塊樹枝都發出滋滋摩擦聲。

    在某處,黑影抬起身體遙望向村莊方向,露出粗壯身軀和腹部的白鱗。

    “嘶~~~嘶~~~”

    吐著信子佇立片刻,村中就響起一陣陣暴躁的犬吠,但其實那些家犬往往都只是靠近籬笆吼叫,卻沒有想要竄出去的意思。

    “嘶~~~”

    大蛇伏低身子,略顯臃腫的身體在沿岸扭動幾下。

    “噗通~~”一聲后,夾雜著水浪被排開的聲響,長長的黑影滑入了河中,邊上的一些小船也因為水面波紋的變化晃動不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