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293章 被怒火沖昏頭的后果
    “轟隆……”

    巨尸倒下位置的地面完全粉碎塌陷,巨尸連同金甲力士一起都跌入其中。

    周圍的雨水紛紛“嘩啦啦……”得流入坑內。

    “嗚……轟……”

    又是一聲巨響從坑內傳來,周圍土層劇烈震動,才流入坑內的積水仿佛遇上爆炸,如同箭矢一般再次飛射而出。

    稍遠處的荒宅內部,黃之先和韓明等人身子又抖了一下,從剛才開始,每當聽到一陣巨響,他們的身子就會隨著聲響和腳下的麻癢,下意識做出反應。

    “沙沙沙……沙沙沙沙……”

    頭頂是不斷落下的灰塵,就連屋頂的舊瓦片都在一陣一陣的抖動。

    “轟……”

    又是一聲巨響,黃之先和韓明等人明明已經做好了承受下一次巨響和震動的準備,但依然還是被震撼到,身體也不由自主再一次抖了一下。

    很多人都想知道外頭的情形到底如何了,但在這種煎熬般的等待中卻連開口說話都不敢。

    外頭的戰場上,坑已經深達四五丈,巨尸也已經生生受了金甲力士四拳,第四拳落下的時候,它甚至能聽到自身體內一些開裂的聲音。

    可怕的攻擊和強烈的痛苦終于令它徹底清醒過來。

    “嗚……”

    撕裂空氣的破風聲再次傳來,眼看這金甲巨將的拳頭急速接近,巨尸拼盡全力雙掌迎上。

    “吼……”

    “砰……”

    沖擊將周圍落下的雨水全都震得粉碎。

    “咯咯咯咯咯……”

    巨尸雙掌一起擋住了金甲力士的一拳,身體更是彎起來想要起身。

    但也就是這一拳被擋住的那一刻,金甲力士右膝蓋狠狠下頂,砸在巨尸胸口。

    “轟……”

    “咳嗬……”

    巨尸被打得直接從口中咳出一陣灰氣,但即便如此也不敢放開雙手,身體奮力掙扎著想要逃離,可身上的黃巾纏繞得死死的,不但限制他離去更是使得它使不上力氣。

    ‘不妙,不妙,這樣下去不妙……’

    巨尸突然間嘶吼起來。

    “吼……”

    聽到這吼聲,原本一直徘徊在大坑邊上不敢入內的奴裔邪尸,突然朝著稍遠處的荒宅躍去。

    三十丈的距離對于這種怪異邪尸來說簡直就是近在咫尺,但這一次它的速度明顯放慢,好似就是在狂奔。

    “嗚吼……”

    怪尸邊跑還邊發出一種黃之先等人心悸的吼聲。

    這種圍魏救趙的方法也只是巨尸想要賭一把,在它眼中幾個凡人的死活自然不值一提,但此時卻只盼望這個金甲巨將能分心片刻。

    這一刻,金甲力士竟然直接起身,在巨尸身上狠狠一踏借力之后,“轟隆……”一下斜著撞開大坑的一側而去。

    “砰……砰……砰……”

    好似一頭魁梧的巨獸,僅僅跨越六步,整個身體就拖著無盡的狂風追到那個邪尸身后。

    六步踏出,金甲力士由極動到極靜,身體已經貼近邪尸身后,腳下停步身體前傾,而在跑步中就張開的左右臂揮起雙掌。

    “嗚……”“嗚……”

    赤紅的雙掌揮出,邪尸想躲避也已經來不及,更何況巨尸控制之下根本不允許它改變方向。

    在呼嘯聲中,金甲力士赤紅的雙掌合十,一左一右重重拍在這個邪尸的頭上。

    “砰…..”“噗……”

    邪尸的堅硬到尋常凡人武者刀劍都難以砍動的頭顱,好似一顆炸得松脆的麻團,被金甲力士雙掌拍得粉碎。

    “嗚……”“啪嗒啪嗒啪嗒……”

    狂風呼嘯,荒宅的大門劇烈搖擺,荒宅室內的剩下一堆火更是在金甲力士雙掌帶起的風壓下剎那間熄滅。

    室內的黃之先和韓明等人,都被這狂風下被吹得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家雙手擋在面前,被風壓撕扯得無法呼吸更無法睜眼。

    兩個呼吸之后,這令人無法喘息的狂風才平息下來,這時候剛剛看不真切的室內眾人才發現,離荒宅不到一丈遠的門外,一個黑影站在那里,但項上部分并不是想象中的可怕頭顱,而是一雙巨掌。

    金甲力士就站在邪尸身后。

    “砰……”

    邪尸倒在了荒宅門前,脖子處流動這一層黃色的粉末狀淡淡流光,顯然金甲力士的攻擊不光是普通的力,還有其他玄奧在里頭。

    即便是邪尸這種詭異的東西,被這樣爆頭也是活不了了。

    金甲力士目光掃了一眼地上的尸體,然后再次轉身站定,雙臂擺在身側,黃巾飄在前后,就好似剛才開始都沒有動過。

    三十丈外的大坑內,巨尸在金甲力士離開的一瞬間已經遁地遠走。

    它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產生過“怕”這種情緒了,但這會卻是本能驅使著遁地遠離,甚至沒有在金甲力士剛剛背對它的時候追加攻擊的念頭。

    萬一要是再一次被對方抓住機會困住,那估計就不是再受幾拳能了結的了。

    在巨尸看來,似乎也是知道自己已經脫困,金甲力士也不再回身,而是就站在了荒宅門口,眼睛看著巨坑的方向,眼神中充滿了“藐視”。

    荒宅內,眾人知道好一會,才從心悸和呆滯狀態中緩和過來。

    “呼……呼……呼……我們,還活著?”

    “咕……應該,還沒死……”

    “我們的馬,馬怎么樣了?”“哎呀別管馬了,命要緊!”

    “火都滅了!”“點著,快點起來,還有火星,能引著!”

    屋內的聲音有緊張有急切,帶起的響動也是手忙腳亂,不多時,靠內的那一堆火又被重新引燃,室內的慢慢恢復的光亮。

    盡管知道安全維系在外頭的金甲神人身上,但火和光依然還是能給眾人帶來些許安全感,也帶來一些溫暖,畢竟之前的狂風帶走了太多體溫,現在好多人都哆嗦著。

    直到又過去一會,身體也暖和起來了,黃之先等武者才率先平復了心緒,又重新湊到了關閉的門前,透過破了窗戶紙的門上孔洞朝外張望。

    “轟隆隆……轟隆隆……”

    連續幾道閃電劃過天空,將地面反復照亮。

    直到此刻,在黃之先等人的視線中,才看到了門外偏西方向稍遠處,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地坑。

    哪怕被金甲神人的身體擋住一些視線,但也知道這坑極大,此時望去也不知道有多深,黑壓壓的煞是嚇人。

    韓明等普通百姓還有些愣神不解,但黃之先等武者卻已經結合剛才強烈的地面震動感,想象出一些畫面,恐怕這大坑就是之前金甲神人同那怪物戰斗時所留。

    “請問,請問神將,那妖邪,可是被您降服了?”

    黃之先嘗試性的問了一句,不過外頭的金甲力士背對著荒宅毫無反應,甚至都不曾轉過頭來看看。

    幾人看看門前那具無頭邪尸,雖然頭已經沒了,但光是看到那一雙手上長達一指的尖銳指甲,就已經十分駭人。

    大約百丈外的地底,巨尸緩和著渾身的痛苦,注意力依然集中在遠處地面的金甲巨將身上。

    身上的這種痛苦感巨尸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體會到了,久到都快忘了這種感覺,它本該不會有痛覺,即便手腳斷去也應該不會痛楚才對,但金甲巨將的攻擊卻讓它感到灼身般的痛苦,足以說明對方絕非僅僅運用巨力,還有某種玄法蘊含其中,極可能是有能力殺了它的。

    但金甲巨將卻好似根本不在意它了,這無疑是一種極大的羞辱,以至于讓巨尸在地底氣急敗壞同時又有些無可奈何。

    它清楚的認識到,自己不是那金甲巨將的對手,只是強烈的憤恨讓它不甘就此退去,至少也得把那些凡人全都弄死。

    這時候,遠方的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倉皇驚恐的叫喊聲。

    “啊……啊…….啊……”

    喊聲越來越近也越來越大,聲音正是來源于巴子,此刻他依然被計緣拎在手中,但卻身處天空,御風飛行令他不由就用喊叫來宣泄心中的恐懼和亢奮。

    計緣也是有些無語,這南王寨的唯一一個幸存者膽子并不大好奇心卻不小,明明已經叫他害怕的話閉上眼睛,但中途卻依然忍不住睜開了,然后看到自己在天空移動,嚇得手腳亂揮不能自持。

    還好去的時候是在地面找過去的,否則以巴子的這種狀態,天上能認路才有鬼了。

    到達荒村上空準備降落的時候,計緣自然也發現了那個大坑,更是見到了金甲力士已經被喚出,心中明白這里也遇上過麻煩了。

    “啊……啊……”

    “閉嘴?!?br/>
    計緣淡漠的一句話仿佛比這一路的恐懼更有威懾力,巴子在下一刻就死死捂住了嘴。

    片刻之后,計緣帶著巴子輕巧的落在荒宅之前,這時候里頭的人也全都湊到了門前,黃之先更是連忙打開了門。

    “計先生!您可回來了!”“計先生,您沒事吧?”

    “先生回來了!”“太好了太好了,先生回來了!”

    “先生快快請進吧!”

    里頭的人顯得熱情無比,計緣的歸來讓所有人產生一種強烈的安全感,一顆懸著的心也都落回了肚子里。

    計緣點頭“嗯”了一聲,瞥了一眼腳邊的無頭尸體,松開巴子的衣領將之推入門內。

    金甲力士在計緣還沒落地的時候,視線就已經定在他身上了,隨著計緣落地,力士也轉過身來。

    這次不看黃之先也不看房梁那邊躲著的紙鶴,直接向著計緣拱手作揖。

    “尊上!”

    “不錯,比我想象中的還好一些?!?br/>
    計緣朝他點了點頭,面上露出笑容地贊許一句,但力士自然沒有任何其他回應。

    “先生,外面風急雨寒,快些進來吧?”

    計緣擺了擺手,視線掃向外面的黑暗。

    “不急?!?br/>
    說話間,計緣幾步走到屋外水井邊,順著那一股尸臭的方向,望向村外某處,雙目睜大法眼照觀,一股子污濁的黑氣若有若無的顯現在那一片區域。

    地底的巨尸這會竭力收斂自己的所有氣息,但心中恐慌難掩。

    直到計緣回來,剛才被憤怒沖昏頭的它才驟然回想起,金甲巨將口中可是還有一個“尊上”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