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328章 妙筆生花
    龍女一發怒,周圍從海風到海浪都顯得更加洶涌。

    海平面附近開始彌漫起一小股霧氣,似乎也有些翻滾,此刻老龍的一縷分神就在這霧氣中如同蜃幻,但心緒狀態也和自己女兒差不多。

    不論關系再怎么樣,那一位始終算是老龍的夫人,更是在化真龍之前就懷上了應若璃和應豐,曾經的情分算是刻在骨子里的,怎可能忘記。

    巨鯨感受到周圍浪濤的沖擊,身子在海水里起起伏伏,同樣恨聲附和道。

    “若璃娘娘說的極是,那雜鱗妖龍簡直就是活膩了,居然敢招惹君母,若不是我道行太淺,早就殺了他了!”

    “哼,墨榮不在我還在呢,那妖龍什么路數,手下有多少妖物?算了,也不用說了,立刻帶我過去,我就是拼了命也不會放過他!”

    應若璃氣是氣,但雖然在氣頭上,說得話卻并非無腦,她知道自己老爹可能叫不動,但計叔叔就在邊上,聽到自己這樣說,很大概率會幫忙的。

    在龍女看來,自己老爹和計叔叔兩個之中,只要有一個愿意出手,絕對萬無一失,她雖不想將計叔叔拖入自家家務事的因果中,但自認如果向他借一點東西還是可以的。

    果然,聽到應若璃說要去拼命,計緣還是不放心的,也無法坐視不理,在他印象中,龍子應豐比較跳脫,而應若璃一直很端莊穩重,很少如此失態,人在這種情況下容易做錯事,他不能不管。

    “江神娘娘切勿如此沖動,對方既然是自荒海之外來的惡蛟,也敢對令堂如此糾纏,必然有些門道?!?br/>
    應若璃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一些,對著計緣道。

    “計叔叔,我自然知道其中必然還有深層因果,但身為其女,聽聞此號安能心安,若璃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計叔叔能答應,當然,若璃不會讓計叔叔出手沾血的!”

    聽到龍女居然叫這位修仙之人為“叔叔”,也讓下方海面上的巨鯨暗暗乍舌。

    計緣眉頭一皺,看看水面巨鯨后直視應若璃。

    “什么請求?”

    應若璃視線掃向計緣背后的仙劍道。

    “若璃斗膽,想借計叔叔的青藤仙劍一用,我爹說,仙器有靈,青藤劍乃是殺伐之力極強的仙劍,常年藏鋒孕靈,若鋒芒盡顯連他都極為忌憚,想那雜鱗畜生也擋不了幾劍,還請計叔叔助我!”

    老龍的蜃氣在水面霧氣中沉浮不已,心中也有些焦急。

    ‘傻女兒,青藤劍在計緣手上是可以運使自如,可在你手上呢,人家擋不擋得住另說,但你真的能揮得動嗎?’

    計緣感受著青藤劍微微的鋒鳴顫動,顯然不太樂意應若璃的提議。

    “罷了,這樣吧,我陪你一起走一趟,到時候遇上那妖龍,若是你覺得必須除之后快,我再將青藤劍借你,由我在身邊,清影會比較聽話,能讓你揮出一劍?!?br/>
    仙器有仙器自己的驕傲,即便是對計緣極為依戀的青藤劍也是如此,這一點計緣再清楚不過。

    雖然也可以有折中辦法,比如計緣直接命令青藤劍護在龍女身邊,她對誰動手就斬了誰,但到底還是不太放心的。

    龍女也不矯情,直接施禮感謝道。

    “計叔叔愿意通往自然再好不過,若璃感激不盡!那,我們是否立刻動身?”

    計緣想了下,回頭望了望陸地方向。

    “稍等片刻,計某去海邊漁村一趟,之后再一起動身?!?br/>
    說完這句,計緣已經飛往內陸方向。

    龍女想了下,對著巨鯨說了一句。

    “你且在此等候,不得亂跑?!?br/>
    之后應若璃也一起飛往了視線之外的海岸方向。

    祖越國沿海的偏灣村,各鄉各村中都是一片喜氣洋洋,這不光是因為快過年了,也因為困擾沿海許久的妖邪已經被趕走了,來年就會有不錯的魚獲了。

    這不僅僅是那名法師說的,也是漁民們自己有所印證的,有人嘗試下網,已經能零星捕到一些魚了,雖然不多,可比較從前,絕對是巨大改觀。

    但張家人這兩天依然有些沉悶,前港村的梁家也是如此。

    蓋因為前陣子驅邪起火把陣的夜晚,大家伙都撤回家中后,其余人一個沒少,唯獨計先生不見了。

    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外鄉人,又是在那種夜晚,說是不辭而別的可能性不太大。

    第二天還發動了人再去那邊的海岸找人,自然依舊沒能發現什么,所以不論是張家梁家,還是附近鄉人,都認為計緣應該是落海遇難了。

    在兩家人看來,這可真算是客死他鄉了,內疚和懼怕都是有一些的,所以還曾經提了紙錢到海岸邊去燒過兩次。

    不過到底也是要過年了,加上對來年魚獲的普遍樂觀心態,兩家人也沖淡了之前的憂慮,開始布置新年的事情了。

    計緣回到偏灣村的時候,正好是清晨,張富和妻子一起提著木桶拿著抹布擦著自家門窗,而其父則在屋側空地上整理漁網。

    因為每家每戶都有漁網和海魚的晾曬架子,各戶之間的距離隔得也比較開。

    計緣慢慢走近這邊,應若璃則落后幾步跟著,周圍的百姓對兩人過來都視若無睹,唯獨到了張家跟前是例外,張富擦完大門正巧轉身,看到計緣和就在自家門口。

    “哎呦喂!”“砰通……”

    張富還以為見到鬼了,冷不丁被嚇得摔倒,水桶也掉在了地上,濺起一片渾濁的水花。

    聽到響聲,老張也轉過身來瞧瞧,見到計緣也是心臟一抽。

    “張老先生和張兄弟勿怕,計某可不是鬼,現在朝陽已經升起,我站在陽光下,腳下又有影子,怎么會是鬼呢!”

    張家父子心緒不定,小心的看看地上,確實有影子,加上是大白天,這么想想計緣是鬼的可能性不大。

    這種論證方式其實是民間自己的一套流傳說法,其實不算太準,至少對于某些厲害的鬼物來說不算貼切,但卻是能讓他們相信的捷徑。

    “計,計先生,您真的沒事?”

    “沒事沒事,我能有什么事,只不過那一晚計某有些不厚道,在見著妖怪的時候,已經先跑了,隨后直接出了村,頭也不回的跑了老遠……”

    計緣說到這露出不好意的神情。

    “后來在外頭聽說法師除了妖,計某心中有些內疚,就回來看看你們,否則心中始終過意不去,對了,梁家人也沒事吧?”

    “沒,沒事……”

    張富下意識回答一句。

    聽到這,計緣才笑了笑,朝著兩人作揖。

    “既然你們沒事,計某現在安心不少,多謝前幾日的招待,也多謝爾等事后還專門回去找我!”

    “這,先生說得哪里話啊……”“是啊,先生沒事我們也安心不少的!”

    計緣那套說辭倒是很合理,也是人之常情,兩父子這會是真的放心了,也寬慰計緣兩句。

    “嗯,計某始終覺得有些過意不去,而且馬上就要走,既然都來了,總想送點禮回報諸位……”

    計緣斟酌著這么說,張富和老張趕忙連連推辭。

    “不用不用,先生遠來是客,招待是應該的,您還幫我們一起結陣呢……”

    這時候張家屋里的婦孺和孩子也出來了,張富便解釋幾句,讓家里人都清楚計緣還活著。

    而這時候計緣也裝作剛剛想到了什么,裝成恍然的樣子道。

    “對了!你們是在清潔屋舍準備過年了是吧?”

    計緣掃視了張富手中的水桶抹布,以及張家門楣左右。

    “這樣吧,計某身無長物,沒什么能拿出手的,你們既是要過年,定然需要貼貼寫寫的,我就給你們和梁家人寫兩個‘?!职?,計某的字還是能拿得出手的,不算太差!”

    “這,這合適么?”“挺起來倒是不錯……”

    張家人有些心動,若是計緣能寫,省得到時候去集市買了。

    “合適合適!筆墨計某都帶著,你們找兩張方正紅紙就好!”

    “噢噢噢,這個有,這個有,孩他娘,快把準備裁了當紅包紙的大紅紙找出來!”

    張富趕緊對著自己妻子吩咐一聲,后者也趕緊進屋去找。

    隨后張家人再次盛情邀請計緣入內喝茶。

    大約半刻鐘后,張家屋內的方桌上,鋪好了兩張大紅紙,邊上則擺著一個磨好墨的硯臺,一支筆頭粗大的筆握在計緣手中。

    計緣手中的是一支真正的狼毫筆,是在海島這幾年,計緣在修行中借用那份感悟的時刻,分神親手扎成制作的,今次也是第一回用。

    粘上墨汁,揮毫在紅紙上書寫,一個筆畫濃重的“?!弊志统霈F其上,這一刻在近處觀望的龍女,好似能看到計緣筆尖若隱若現的綻放淡淡紅花。

    ‘妙筆生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