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337章 回家吧
    應若璃也聽聞過之前的一些事,計緣的感嘆指的是什么她自然能想到。

    “既然知道仙霞島,看來并非是漫無目的的瞎尋?!?br/>
    龍女這句話計緣只認同一半,開口說道。

    “這大秀皇朝的國師能令其國動員出如此龐大的船隊,也算是頗受信任,但這般尋找,能不能找到仙霞島山門不說,也未必能求道什么靈丹妙藥?!?br/>
    應若璃笑笑。

    “計叔叔,那您就有所不知了?!?br/>
    “哦?何出此言?”

    計緣略感詫異的詢問,只見龍女看向這大船船頭的總領監道。

    “仙霞島之名,就是我這常年躲在通天江的螭蛟都聽過不少,兄長曾經有個酒肉朋友就是被仙霞島仙修鎮壓的。傳聞此島地處東海,又有云此島處于北海,還有人說此島可能在外荒?!?br/>
    計緣眉頭一皺,他以前聽過的傳聞,是說仙霞島就在東海的。

    “難不成仙霞島還會動?”

    “這若璃就不知了,但我確實聽過這幾種說法,然后也知曉有凡人無意間登島并得到仙人所賜之物的故事,這些人也都平安回到了家鄉,其中有一些是有據可查的,并非事事作偽?!?br/>
    龍女說到這頓了一下才繼續。

    “與此相反的是,尋常修行之輩,若與島內無關,即便能有飛舉之術,貿然去尋找仙霞島,都未必能找到?!?br/>
    計緣若有所思的看向船頭。

    “如此說來,那大秀皇朝的國師,倒也還算有些門道,讓他們行船在海域間穿梭苦尋,一方面是想著撞大運直接找到仙霞島,一方面也是存了使得仙霞島仙修被此等誠心感動的意思?!?br/>
    從龍女剛才的只言片語中,計緣基本上能確認仙霞島仙修應該還是比較有善念的,并且他也曾聽過仙霞島修士斬妖除魔的傳聞。

    應若璃看看籠罩在霧氣中那前后長長的船隊。

    “正如計叔叔所言,但依然只是一種撞運氣的買賣,或許對于大秀皇朝來說,一支這樣的船隊去搏一個希望,算是很合算的?!?br/>
    計緣也點頭道。

    “確實,或者這也并非那大秀皇朝壓的唯一一處壓寶,說不準朝中還有不少能人呢,比如那能知道仙霞島處世習慣的國師?!?br/>
    應若璃難得感嘆一句。

    “是這個理,只不過,這群人就太可憐了……”

    計緣看看龍女,到底是當江神的螭龍,換成其他妖怪,這些人死活關他屁事。

    “我見識過帝王家,雖不可以偏概全,但不得不說,對大皇朝的皇帝而言,這么一船隊人的性命,應當是并不在意的?!?br/>
    即便只剩下一百艘不到的船,但上頭的人依然數以萬計,說不準已經犧牲的也有這數量。

    “觀這人說話時的氣象,毫無蓬勃之像,想來是對這件差事已經心灰意冷,這樣吧,我們勸一勸他們?!?br/>
    “勸?怎么勸?我們又沒長生仙丹?!?br/>
    龍女疑惑的看著計緣。

    “仙霞島就有么?他們苦尋八年,現在不過是一道皇命壓著無法起身而已,但凡有點機會都想回家的?!?br/>
    “堅持了八年都不折返,他們能聽?”

    龍女看看計緣,難道是自家計叔叔打算施展神通威脅,或者直接施展神通讓他們強制折返?

    倒是計緣笑了笑,應若璃到底還是出門少了。

    “與其說找仙藥,不如說找仙島,與其說找仙島,不如說歸根結底是在找仙人,見著仙人,海中島中又有何分別?這‘仙人’的話,分量該有一些吧?”

    這么說應若璃就恍然了,她從不把自己當“仙”,連帶著剛剛也有些燈下黑的不把親近的計叔叔當仙,但仔細想想,仙霞島有沒有計叔叔這等道行和境界的仙人還兩說呢。

    船隊依然在緩慢行駛,鼓聲也一直沒停過,只不過又過去一會,霧氣開始漸漸消散了。

    霧氣一散,海面上頓時顯得清爽了許多,原本有些壓抑的船員們,心情也開闊了一些,那些手臂發酸的鼓手也得以全都休息。

    總領監也是舒出一口氣,但一個聲音卻突然在身邊響起。

    “這位大人應當是這船隊的統領之人吧?”

    “誰!”

    總領監被聲音嚇了一跳,直接跳開了兩步,周圍也立刻有手持兵器的衛士圍攏。

    不過這位總領監立刻抬手制止了手下的動作。

    來人一身寬袖青衫,長發前鬢后披,其上又有發髻別著玉簪,轉過頭來看自己時,凈面無須又不知年歲,一雙蒼色之目因為睜開到正常大小又是正面相對,所以也尤為顯眼。

    總領監一只手摸著自己掛在身側的玉佩,這么近的距離下還并無任何灼熱感,說明對方不是妖怪。

    他心跳略有加速的總領監斟酌著問了一句。

    “閣下是什么時候上的船,又是什么時候到達我身邊的?”

    計緣直白的回答。

    “差不多就是你感嘆歸家無期的時候吧?!?br/>
    “那,那閣下,閣下可是仙霞島仙人?仙島可就在附近?”

    周圍人都因為這話左顧右盼,但海面上一望無垠,根本連個凸起都沒有。

    計緣瞥了一眼這總領監腰間的玉佩,剛剛還沒發現,是對方的這個動作引起了計緣的注意,現在看來倒是個有門道的東西。

    “不用找了,仙霞島不在附近,我也不是仙霞島的仙人?!?br/>
    總領監略一失望之后又立刻提神。

    “那仙長,您確是仙人無誤吧?”

    計緣笑了笑,這倒也是個人精。

    “以常人的衡量角度,計某當個仙人倒也確是夠了?!?br/>
    總領監當即直接作揖而拜,后面衛士和船員有樣學樣,也趕緊拱手作揖。

    “在下大秀御點總領監喬勇,拜見仙長!”“拜見仙長!”

    計緣也沒躲,受了這一拜后看向喬勇。

    “你這腰上的玉佩倒是有點意思,聽聞你們出海也遇上過妖邪,就不怕我是那妖邪所化?”

    喬勇起身搖頭道。

    “此玉佩乃我大秀國師所賜,名曰獬豸(xiè zhì)佩,善辨妖邪形化,亦能辨別仙凡,若妖邪靠近則玉佩滾燙,若仙人駕臨則玉佩清涼舒適,凡人則并無反應?!?br/>
    “哦!”

    計緣了然的點點頭,這倒也省了不少麻煩。

    不過喬勇的話其實沒說全,國師當初在他出海前給了一堆符箓和器物并交代了這幾句話之后,在最后又說了一句。

    若是遇上那種一看就知道分明不類凡俗,但玉佩依然毫無反應的,則來者自然是更加了不得,是福是禍得自行判斷了。

    但計緣對這玉佩的名字卻極為在意。

    “獬豸?”

    若是別人聽了這名字,說不準還在想怎么寫的,但計緣卻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這不正是一種辨別善惡是非的神獸嗎,只不過這知識的來源是上輩子罷了。

    “仙長是這么寫的……”

    喬勇知識比劃兩下,計緣就知道自己沒猜錯了,遂擺手制止道。

    “我知道怎么寫,這玉佩是你們國師給的?”

    “正是!”

    喬勇回答得畢恭畢敬。

    “大秀皇朝在什么地方?”

    “回仙長的話,我大秀皇朝地處北境恒洲,乃是南沿海大皇朝!”

    計緣從簡單的幾句話里就品出很多意思,這喬勇居然知道北境恒洲這個名詞,而國內國師又不像是沒手段的,顯然這皇朝也不簡單,至少比云洲那邊一些個認為自己所居之土便是天下唯一的人要強太多了。

    計緣這一刻已經決定了,先打聽打聽獬豸的事情,如果別處打聽不到什么,就去找那國師問問,不過現在嘛,還是照舊。

    “我聽聞你們要找仙霞島,求那仙丹?”

    “是!若無收獲,我等終身不得歸鄉,皇命如山……”

    計緣點了點頭,淡然道。

    “那你們回去吧,回去告訴你們那國師,就說幾年后九峰山的仙游大會我會去,仙霞島仙修也會去,到時候我幫你們問問這件事能不能成,他既然知道仙霞島,應該也知曉仙游大會,讓你們國師去和皇帝說?!?br/>
    既然旨意是要他們有收獲,那其實計緣這句話,也算是收獲了,甚至可以說是大收獲,正常講,只要有那國師之類的人在,定是能過關的,再不濟也頂多吃點小掛落,比在海上漂泊一聲最后客死他鄉好得多。

    喬勇和周圍副手面面相覷。

    “這……敢問仙長高姓大名?”

    “鄙人姓計,人都稱我為計先生,此事信不信由你們自己定,言盡于此,計某就先告辭了?!?br/>
    說完這話,計緣已經一步躍出船頭,落點生云凌空而去,待到稍遠處,海面升起波瀾,有一龐然大物分開海水出現,竟是一頭巨鯨,其背還有一個看不太清楚的人。

    在這青衫仙人落下之刻,海中巨獸背上的人朝其拱手行禮,之后兩人共踏鯨背,朝著海中一處方向離開,僅僅片刻就已經看不見了。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