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眾生皆圣 > 第五十六章 迷炎
    寶庫內的布置較為簡單,是一座大殿。四條巨大的石柱立在殿內四方,每一條石柱上都纏繞著一只神獸模樣的紅色石雕。分別是龍,雀,蛇,還有一只不知名的怪鳥。仔細觀察之下,陳安發現這四方的石柱是按東南西北的方向排列的。

    浮雕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仿佛下一刻就會從石柱上飛走一樣。在石柱的下方,是一排排各種形狀的石盒,石盒緊閉,排列整齊。這些石盒有一丈見方,大約有三十多臺,依次擺放在殿內靠墻的位置。

    在這些石盒的中央,有一塊空出來的地方,有五丈見方,畫著密密麻麻繁復晦澀的圖案,正是一座法陣。法陣的上方懸掛著一個巨大的紅色石珠,紅色石珠散發出一束光芒,透過下方二層樓閣地板上的圓孔照在法陣的中心處。

    二層樓閣之上,擺放多為書柜,只在圓孔旁有一套供人休息的座椅。老者引領著眾人走上一層層臺階,登上二層樓閣,徑直走向那圓孔旁。示意眾人坐下后,又獨自走向右前方的書柜前,握住角落處一本名為《圣人傳》的厚重書籍,手掌用力一轉,書柜頓時向左移動,露出后面藏于墻內的一個小小空間。

    那里面擺放著幾壇酒,還是未開封的樣子。即使是這樣,酒里面的香味卻有封不住,飄散開來,莫說秦少炎和錢萬能這般對酒之一道有諸多見解的好酒之人,就算是陳安和依依這樣沒怎么喝過酒的人。都感覺到那酒香透過皮膚,直接傳到了體內,就連靈魂被這股香味被沉醉其中了。

    “好酒!好酒!”秦少炎撫掌而笑,連聲說道,眼神中充滿了期待。而那老者卻是笑嘻嘻地抱著其中一小壇子酒,看著眾人,臉上盡是自得之色。錢萬能性子急,連忙站起身來對老者叫道:“老頭...不,老爺子,您老人家可別饞我們了,快把酒拿上來吧?!?br/>
    陳安也是連忙點頭,依依也對老者手上的酒頗為期待,同時心中升起一些疑惑:“我來了這寶庫這么多次,這酒還是第一次見,也不知道這老爺子還有多少好東西瞞著我?!?br/>
    老者見眾人的眼睛都像是冒著精光一樣盯著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不好再賣關子。關上書柜后面的空間之后,就抱著那小壇子酒向桌子前走去。錢萬能見書柜后的空間之內還有幾大壇子酒,但是老者卻只拿了那最小的一壇。心里有些不高興。說道:“我說你這老頭子怎么那么小氣呢,明明還有那么多的酒,你就只給我們拿這么一點?!?br/>
    老者哈哈一笑,說道:“不是我小氣,而是那些酒啊,你們喝不得。拿出來也是浪費,還不如用這些炎龍木封住,以免香氣流失?!鼻厣傺纂m然表面上是溫文爾雅的公子哥形象,好像對誰都是好說話的樣子,但其實心底頗為驕傲,好說話那是因為他秦大公子不愛計較,若要是懷疑他的實力,就要好好說道說道了。

    “怎么,你那些酒未必還是那傳說中的醉仙?!鼻厣傺滋裘嫉?,老者含笑搖頭,秦少炎繼續說道:“即便是號稱圣人之下,飲之立倒的攪星酒,我也能堅持三十息不倒,你這酒,比之如何?”

    老者搖搖頭,摸了摸胡子,回道:“攪星酒,老夫未曾聽聞過,不過若是只有圣人才能保持清醒的酒,比起我手中這壇迷炎,也是相差無幾,不過...”

    “不過什么!”錢萬能早已被老者手上的酒弄得急不可耐,此時見老者猶豫,連忙問道?!安贿^我這壇酒名為迷炎,乃是蘊含一些火焰之精釀造而成,每多五十年的年份,火精就會與酒融入的更深一些。那些大壇子里的酒,正是釀造了不久,里面的火焰之精最為強烈,所以才拿這壇釀了二百余年的酒來招待你們?!?br/>
    陳安聽得一臉茫然,只覺得老者說的一些詞語,雖然不是很懂,但是感覺很厲害的樣子。他轉過頭看向坐在右手邊的依依,見依依臉上的樣子,看起來并不比自己懂的多。

    秦少炎聽后沉默,老者口中所說的火焰之精是從把霸道強大的火焰用莫大神通壓縮,去除當中的雜質,提煉出來的精華。由于所用的火焰本就霸道,這火焰之精也更加難以掌控,就連秦少炎也不敢輕易嘗試去吸收火焰之精,想不到竟有人將其煉入酒中,真是令人驚嘆。

    “哎呀,我說你就別再磨蹭了,快拿上來吧?!卞X萬能急道,老者連忙稱是,幾步上前就來到了桌旁,袖子往桌上一揮,幾個杯子就出現在了桌子上。老者一拍酒壇,那酒封被彈飛,一股令人的迷醉的濃郁酒香頓時散發出來。

    老者抱起酒壇連為秦少炎與錢萬能倒滿,笑道:“此酒不能豪飲,請細細品嘗?!卞X萬能眉頭皺起,有些不悅,但是也無可奈何,拿起酒杯就往嘴里灌去,絲毫沒有細細品嘗的打算。

    秦少炎拿著酒杯,看著老者殷勤的模樣,他仔細用神通感應著酒杯里的酒,并未發現有任何異常,此時的情景讓他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再加上嘴邊的美酒確實是令人迷醉,也就不想那么多,送入嘴里細細品味起來。

    “好酒!再來?!卞X萬能叫道,向老者遞出酒杯,老者站在一旁像一位諂媚的老仆,連忙為之斟酒。秦少炎本想只喝一杯,但抵擋不住這酒的誘惑,只覺得這酒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令人不自覺迷醉其中,但是心底卻還是能保持著一股清醒,這種感覺著實令人奇怪。

    陳安見老者只給秦少炎和錢萬能倒酒,把自己和依依晾在一邊,不由得出聲道:“老先生,我也想喝?!薄拔乙惨?,我也要?!币酪烂δ闷鹨粋€杯子遞過去,附和道。

    老者一瞪眼,伸手打了一下依依細嫩的手背,說道:“你們境界不夠,喝了反而對身體有害,別想了?!币酪揽s回手,臉上氣鼓鼓的,似乎有些不服氣。陳安見喝酒沒戲,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喝酒也沒有意思,便起身打算四處看看。

    這時卻忽然想起自己三人來的目的,心里一驚,猛地看向老者,心說這老頭子不會是打算用酒將秦大哥和錢大哥糊弄過去吧。老者依然笑容滿面地為二人倒著酒,秦少炎瞥見陳安直直地盯著老者,感覺有些奇怪,突然腦子一個激靈,也想起來自己差點為了喝酒,把正事差點忘記了。連忙用手擋住了杯口,向老者問道:“老爺子,你剛才在外面說要給我解惑,我差點忘記了,現在你給說說唄?!?br/>
    錢萬能聽秦少炎這么一說,也想了起來,連忙說道:“對對對,你這老頭,剛才說好的要把一切都告訴我們,你倒好,進來就一個勁地灌我們酒,你說,是不是想蒙混過關?!卞X萬能的眼神有些迷離,似乎是有了些醉意。

    老者聞言一愣,然后笑了起來,隨后他放下酒壇子,坐在了椅子上。朝著秦少炎與錢萬能說道:“老夫自然不是食言之人,現在你們有什么想問的,都問吧?!?br/>
    秦少炎和錢萬能見老者這么爽快,都有一些發愣。秦少炎率先開口,“請問老先生,你為何執意要將我們當做黑珠圣使,還有,你所說那件事情到底是什么,為何一定要我們才能解決?!?br/>
    秦少炎的一連串發問正是在場眾人最想知道的,陳安坐正,身體略微前傾。依依也放下托腮的手,看著老者,其實她也一直對老者在遇到陳安三人后的所作所為有些不太理解,不過出于對老者的尊敬,也就悶在心里不說。而喝的正酣的錢萬能此時也放下了酒杯,看向老者。

    老者見眾人都是十分想知道答案的樣子,不禁失笑道:“你們只需記住,老夫自始至終都不會存一絲害你們的心思,而是真的想請求你們的幫助,至于原因嗎?!?br/>
    說到這,老者的眼里出現了一絲懷念之色,他從懷里掏出一張泛黃的紙張,說道:“在我之前,青石城有一位能看透過去和未來的先知,我那時候很仰慕他,費盡心思,通過了萬般考驗才求他做了我的師父。在他那里,我學到了很多東西,過了很久,有一天,他把我叫過去,遞給了我一張紙,說是青石城以后有一場滅城之危,但是會出現三位年輕人拯救這次為難,尋找這三位年輕人的方法就寫在這張紙上?!闭f罷,老者揚了揚手上破舊的黃紙。

    陳安聽完后,臉色一黑,心中腹誹道:你編故事也要編個好點的啊,這樣的故事誰會信,簡直連大茂都不如。然后又看著老者絲毫不心疼紙張會被搖得更破的樣子,連忙搶了過來,放在手里翻來覆去,也沒見上面有一個字,而且連圖案也沒有,就是一張空白的紙。

    “你這上面怎么什么都沒有啊?!标惏仓噶酥更S紙,說道。

    “你境界不夠,看不著?!崩险咝表岁惏惨谎?,回道。

    “給我看看?!币酪罍惿锨皝?,發絲拂在了陳安的臉上,瞬間清香撲鼻?!罢娴氖裁匆矝]有啊?!币酪酪部床怀鍪裁礀|西來,抬頭對老者說道。

    “你的境界也不夠?!崩险叩鼗氐?。此時秦少炎突然說道:“給我看看?!标惏猜勓源笙?,看著老者,心想:“這下你裝不下去了吧?!?br/>
    秦少炎接過黃紙,眉頭緊皺,隨后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陳安眼露興奮,心神激動,心道:“秦大哥看穿了這拙劣的計謀,這是要掀桌子了嗎?!?br/>
    “老錢,陳安。我們是天選之人啊?!鼻厣傺椎哪樕錆M了一種肩負光榮使命的責任感與自豪感。伸出兩只手,一邊拍了拍陳安的肩膀,另一邊又拍了拍錢萬能的肩膀。

    “啥,秦大哥,這你也信嗎?!标惏采笛哿?,在他心中一向狡猾如狐地秦少炎竟會相信這種拙劣的謊言?!袄锨?,你在胡說些什么?!卞X萬能問道。陳安像看到最后一絲曙光般看向錢萬能。

    錢大哥,快讓秦大哥清醒一點!

    “你看看這個?!鼻厣傺讓ⅫS紙遞給錢萬能,錢萬能接過黃紙,似乎有些醉意,看不清,然后甩了甩腦袋,往黃紙上定睛一看。同樣的眉頭緊皺,同樣的嘆了一口氣。

    “陳安,接受命運吧,我們就是天選之人?!卞X萬能也緩緩站起,背負雙手,與秦少炎肩并著肩,留給陳安兩道偉岸的身影。

    陳安完全傻眼了,二人此時的狀態十分反常,他心里一驚,看向桌上的酒?,F在他似乎已經明白了那酒為什么要叫迷炎的原因了。而桌旁的老者,此時也十分和善的看向陳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