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巔峰戰神 > 第28章 你要回憶一下那句忠告嗎?
    翌日,經過一夜春雨的洗禮,江城的春意愈發的盎然。

    艷陽高照下的麗人醫院,處處彰顯奢華,璀璨奪目。

    這家醫院占地面積不大,僅有的幾棟樓卻休憩的十分豪華。

    畢竟,既以打上私人和貴族醫院的標簽,所服務的便是土豪階層,也就無需把醫院規模整的太大。

    只需要里面的設施高檔,醫生的技術到位,便足矣很好的服務尊貴的土豪。

    實則,也只有住得起的土豪,才能體驗麗人醫院更為奢侈的服務。

    從那一個個姿色各異的護士身上,就能得到答案。

    這麗人醫院的麗人二字,可謂是取得相當巧妙。

    上午八點,醫院大院里人滿為患。

    并非病人,而是景仕南一家三口,以及他安排的一眾人手。

    其中,除了有醫院的安保人員,還有幾位外科大夫,甚至于這幾名外科大夫中還有不同膚色的。

    貴族醫院,請得起國外的名醫教授。

    至于為何安排這些外科大夫,景仕南也是別有用心。

    昨晚,張家的大女婿徐云回了話,說會帶厚禮來謝罪。

    徐云還說,打景顏浩的那個人也會露面。

    至于秦楚歌說的,讓徐云問問景家麗人醫院建了多少年,結不結實?

    這話,徐云哪敢跟景家人說。

    既以有心謝罪,景仕南就要給張家人好好上一課。

    讓這幫賤民深刻的知道,惹了景家是什么下場?

    景仕南昨晚就說過,他會親力親為。

    那么,今日這場謝罪局,必要非同凡響。

    景顏浩臉上都是傷,之前門牙都被打飛了,嘴巴也脫臼,若不是麗人醫院有醫術高超的大夫,他這張臉八成是要成歪把子臉了。

    但即便是這樣,景顏浩的整張臉還是被紗布纏繞,活脫脫半個木乃伊造型。

    “爸,咱家的車回來了?!?br/>
    景顏浩指了指著進入大院的一輛寶馬,這一輛車是景家的,派出去接張家那個賭徒的。

    這貨成天泡在小賭坊,打電話都打不通,景家便派出人手找到了這貨,直接綁來了。

    張鐘海大兒子張清明,這輩子頭一遭坐寶馬,不曾想卻是被五花大綁的從車里丟下來。

    這貨個頭一米六幾,偏偏還枯瘦如柴,眼窩深陷,渾身上下臭氣哄哄。

    他常年累月扎根賭場,吃穿從不在意,這幅邋遢模樣,景家的打手都惡心的要退避三舍。

    “各位大爺,我沒欠你們錢吧!綁我來這干啥呀?”張清明一臉的茫然。

    “跪下!”景家打手將其按倒。

    張清明跪習慣了,求人告爺爺的借錢,沒少跪,天生一副奴才樣。

    “草泥馬,瞧你那副賤樣,真不愧是賤民之家出來的狗!”景顏浩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惡心的夠嗆。

    偏偏,張清明還如此配合,對著景顏浩汪汪汪的叫了起來。

    “爺,我就是一條狗,放過我吧!我也沒錢,賤命一條,你們綁我沒用的?!睆埱迕鞴蛟诘厣锨箴?。

    這一副賤樣,把在場的人逗得哈哈大笑。

    唰唰……

    這時,又有兩輛車駛進了醫院大院。

    是徐云和秦楚歌的車。

    徐云的車里拉著張家的姑姨舅等親戚,秦楚歌車里就他一人。

    臨來前,秦楚歌沒讓張清韻和義父跟來,留下姬如雪看好兩人。

    他一人來,足矣蕩平一切!

    徐云快速下車,一眾親戚也跟著他快步走向了景家人。

    “景爺,這些都是張家的親戚,都過來給您賠罪。求您網開一面,不要難為我們了!”徐云一臉賠笑,哭喪著臉相求。

    其他張家親戚,也趕緊附和著。

    “景家小老爺,我們就是一幫市井小民,在您眼里屁都不是,放過我們吧!”

    “我們帶了厚禮,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了,您就開開恩,給我們一條活路吧!”

    說著,膽小怕事的張家親戚紛紛下跪。

    徐云從兜里掏出一沓子銀行卡,雙手奉上:“景爺,這些是賠償金,一共一百萬。這是我們僅能拿出來的積蓄了。您收下,給顏浩公子買點營養品!”

    “實在不行,您就攮秦楚歌幾刀解解氣!”

    徐云沒轍,只能以這種辦法希望景家把氣消了。

    “秦楚歌,你愣著干什么呢?趕緊過來給景爺賠罪!”

    徐云低著頭,余光一撇,卻看到秦楚歌倚在車門前,跟沒事一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大聲呵斥道:“你耳朵聾了?立刻過來,讓顏浩公子在你身上扎幾刀?!?br/>
    徐云這一說,張家親戚更是憤怒不已。

    “姓秦的,你個天殺的,都是你惹出來的禍端,快給景爺跪下!”

    “張鐘海怎么就養了你這樣一個惹禍精,造孽??!”

    “快點讓顏浩公子消氣,你這個混賬東西!”

    于這些謾罵指責的聲音中,秦楚歌收回了打量麗人醫院的目光,踏步向著景家人走去。

    張家親戚跪景家人,他攔不住,也不想攔。

    人情世故于他眼里,淡若青絲。

    義父張鐘海雖說是被賭徒兒子送進靜養院,但在場這些張家親戚,能不知情?

    明明知道,卻不阻攔,親眼看著老人送進虎口。

    這便是親戚?

    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不信且看杯中酒,杯杯先敬有錢人!

    今日今時,不正是這般表現?

    他們跪著的是景家人,是富貴人家。

    于外人諂媚,于家人謾罵!

    何其的諷刺?

    “你好像忘記了我昨晚的忠告,但,好在時間還沒到傍晚。我現在來了,你要回憶一下那句忠告嗎?”

    秦楚歌來到景顏浩面前,抬了抬眼皮,道出了這番話。

    景顏浩:……

    景仕南等景家人全都僵了一下。

    徐云和那些張家親戚全都傻了眼。

    誰也沒想到,秦楚歌敢如此放話。

    這尼瑪,到了人家的地盤,還能如此猖狂?

    不要命了嗎?

    “哈哈哈……”

    僵了十秒有余,景顏浩放聲大笑。

    卻又因為大笑扯動傷口,疼得他吸溜著嘴,表情十分的痛苦。

    “爸,弄死他!”景顏浩忍著傷口的痛楚,沖父親喊道。

    “小畜生,你還真有膽子!”

    景顏浩的母親,呲牙咧嘴,面目猙獰到了極點。

    “我兒金貴之軀,你這個賤民還敢對他行兇,老娘今天要把你挫骨揚灰,你張家人有一個算一個,必要體會我兒遭受的痛楚?!?br/>
    “老景,你愣著干什么呢?快點動手!”

    她不忘催促老公,勢必要親眼看著秦楚歌等人被處以極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